他在遠方有家有親人 卻在杭州街頭流浪了近23年
杭州網  發佈時間:2021-01-12 07:30   

杭州日報訊 要不是寒潮來襲,老姚可能還會在中河高架橋的橋墩子下繼續湊合着過日子。

掰着手指頭算算,老姚離開老家已近23年。這麼多年裏,杭州經歷過強颱風、持續高温、極寒天氣,上無片瓦的他是怎麼熬過來的?至今沒人知道,他自己也不肯細説。

離鄉背井流落街頭的日子裏,老姚就不會想家、想親人嗎?可能是想過的,但他心裏似乎有些許執念,終究不肯回家……

橋下的“餓漢”

老姚回家這件事情,説到底是寒潮“惹”出來的。

因為受寒潮影響,氣温驟降,近期,杭州的基層派出所多了一項工作——上街搜尋並救助流浪人員,讓他們免受寒潮侵害。1月6日晚上,長慶派出所民警鄭以濱和街道工作人員一起上街巡邏,在中河高架某橋墩旁,他們發現了一名流浪人員。

這名流浪人員就是老姚。橋墩旁擺放着不成套的破舊桌椅,桌面上還有幾個保温杯和馬克杯,看來,老姚在高架橋下已經生活一段時間了。

帶着老姚回到派出所,鄭以濱準備核實他的身份。有些事情,老姚倒沒打算藏着掖着。他告訴鄭以濱,自己是1965年出生的,1998年從洛陽市伊川縣的老家出來之後,就一直沒有回去過,也幾乎沒有和家人聯繫,一直在外過着打工和流浪的生活。時間久了,他也習慣了這種漂泊的日子。“我沒結過婚。”老姚説,他在老家還有親人,“我有個妹妹叫阿霞。”

鄭以濱將老姚自述的信息交給同事查詢核實,等待的時間裏,他和街道工作人員一起領着老姚去吃快餐,墊墊肚子。看着老姚狼吞虎嚥的樣子,鄭以濱頗為不忍,心想:既然老姚有妹妹,不妨試着聯繫一下,看看能不能幫他迴歸穩定正常的生活。

沒多久,同事給鄭以濱傳來了消息。老姚的身份信息無誤,不是查無此人的“黑户”,但從未辦理過二代身份證。根據老姚老家派出所提供的聯繫方式,鄭以濱聯繫了阿霞,送老姚回家這事,總算進了一步。

連哄帶騙穩住他

按鄭以濱的想法,既然有了阿霞的聯繫方式,應該讓老姚和妹妹先視頻通話,再確認一下身份。沒想到,老姚死活不肯配合。“如果非要聯繫我妹妹,那我不要你們救助我了。”説完,老姚打算管自己走了。

鄭以濱和街道工作人員見狀,趕緊上前一把攔住老姚,好説歹説,勸他再想想。可老姚還是一百個不情願,沒法子,為了穩住他,鄭以濱只好哄道:“這樣吧,天這麼冷,我們先送你到救助站去避避寒。放心,我們暫時不會聯繫你妹妹的……”

老姚一聽,不做聲了。

鄭以濱腦子一轉,想出了一個趁熱打鐵的辦法。“我們是真的想幫你,你應該儘快去辦一下二代身份證。”他勸老姚道,“你想想,有了二代身份證,你就可以辦醫保、農保,按你現在的情況,還能領低保。哪怕是有頭痛腦熱的,也能有錢看病,你説是不是?”

老姚聽完,點了點頭。

其實,鄭以濱這麼説的目的很簡單——老姚身上什麼證件都沒有,要辦理二代身份證,就得回老家去,只要他肯回家,其他事情就都好辦了。

另一頭,長慶派出所民警已經聯繫了老姚的妹妹和妹夫,請他們儘快來杭州一趟,和老姚見上一面,把他接回老家去。電話裏,老姚的妹妹阿霞激動不已,不停向民警致謝,並表示馬上會趕來和哥哥相見。

來源:杭州日報  作者:通訊員 劉文逸 記者 李維和  編輯:鄭海雲
返回
因為受寒潮影響,氣温驟降,近期,杭州的基層派出所多了一項工作——上街搜尋並救助流浪人員,讓他們免受寒潮侵害。1月6日晚上,長慶派出所民警鄭以濱和街道工作人員一起上街巡邏,在中河高架某橋墩旁,他們發現了一名流浪人員。